质朴乡土情 平凡医者心
来源: 福建省民族宗教研究所 黄淑萍 日期:2018-09-20 【字号:

  民族团结进步好故事

  质朴乡土情 平凡医者心

  ——记上杭县庐丰畲族乡卫生院院长蓝敬豪

  (福建省民族宗教研究所  黄淑萍)

  在同事眼里,他是一个任劳任怨、爱岗敬业的院长;在病人眼里,他是一个和蔼可亲、善解人意的医生;而在他自己眼里,却只是—个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医者。他就是福建省第八次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蓝敬豪。

  蓝敬豪是上杭县庐丰畲族乡人,生于1968 年11月,畲族。2002年8月开始担任上杭县庐丰畲族乡卫生院业务副院长,2012午6月担任卫生院院长。在卫生院工作期间,蓝敬豪曾十多次获得年度考评优秀,两次被上杭县人事局、卫生局评为“全县卫生工作先进个人”,2009-2011年度被县人事局、卫生局评为“农村药品两网建设先进工作者”, 2015年5月被省人民政府授予“福建省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荣誉称号。

  当得知笔者的采访来意时,蓝敬豪说,“其实我就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人,我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对于组织给予的这些荣誉,我深感愧疚。”朴实的语言、谦卑的态度,让我们对“平凡”二字又多了—层理解。平凡不代表着平庸,把一件平凡的事做好、做到极致那就是不平凡。一个平凡人为平凡事悉心付出、坚持不懈,这传递给我们的无疑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

  扎报基层 服务畲乡

     “既然学了医,就要先从身边的父老乡亲照顾起,自己是畲族人,也十分乐意为畲乡人民服务”。自学医以来,蓝敬豪就坚定“服务农村,扎根农村”的理念。

  1990年8月,蓝敬豪从龙岩卫校毕业,服从组织安排到庐丰畲族乡卫生院条件最艰苦的分站“安乡保健站”工作。1994年的一个深秋,他到离保健站10多里远的上坊村小宫田出诊。那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路况不好,出行要靠骑自行车。出诊回来时己近天黑,天又下着大雨,途经一陡坡时,雨衣不慎被卷进了自行车,车翻人倒,万幸的是自行车倒在了路的内侧,平安无事,要是不幸摔到外侧上百米的深山沟里,那后果不堪设想。

  刚到安乡保健站的那几年,蓝敬豪的工作非常辛苦。因为乡亲们都比较信赖保健站,医生出诊非常频繁,不管是中午还是晚上,都随叫随到。曾经有一段时间,蓝敬豪最害怕听到拖拉机或板车的声音,因为凡是用拖拉机或板车拉来的病人多半是危急病人。每次遇到危急病人,蓝敬豪和他的同事们压力都非常大。保健站医疗条件差,他们得在有限的条件下尽最大的努力去挽救每一个生命。基层医生的路,走起来异常艰辛,但是蓝敬豪无怨无悔.他说,“我把最美妤的青春岁月留在了那里,每当想起那段经历,我的内心都是炙热的,能用我的知识、我的医技帮助畲乡百姓们解除病痛是我的荣幸,更是我的责任。工作虽然辛苦,却也充实了我的生活。”也正是这份质朴的乡土情怀和认真负责的医者心让蓝敬豪在当地百姓中颇有声望。据蓝敬豪介绍,当时有位90多岁的老病人,眼睛看不见了,只要听到他的声音,马上就说“蓝医师来了”,而他自己有时候也能凭脚步声猜到来就诊的病人是谁。如此和谐的医患关系,在现在看来是多么难能可贵。

  蓝敬豪本有多次机会可以去条件更好的医院就职,但他都放弃了。他的理由很朴实,“父母年纪大了,需要有人照顾。既然自己是学医的。首先应该尽孝道,将自己的一技之长用于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而且作为土生土长的庐丰人,我对家乡的人和物都充满了感情,能为庐丰的乡亲服务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勤于学习 善于思考

  现代社会,知识更新的速度越来越怏,尤其是医疗卫生领域,每一种新疾病的出现都可能带动医疗知识的更新和医疗水平的提高,若不加强学习,很难跟上步伐。蓝敬豪高中毕后考上了他心仪的学校——龙岩卫校。在学校,他如饥似渴地学习专业知识。毕业参加工作后,除了从实践中学习外,他更是积极地向前辈学习,向同事学习,还利用业佘时间向书本学习。同时,他还积极参加各种业务学习、培训、进修。2008年3月至9月到上杭县医院内科进修;2011年3月至2012年3月到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消化内科进修;2012年1月,取得了莆田学院成教学院临床医疗大专学历(学期四年),如今正参加该校临床医疗本科专业学习(学制三年)。2013年,他通过了副主任医师考试。2014年2月至2014年8月到龙岩二院普外科进修。

  在学习的同时,蓝敬豪也非常善于思考。对于乡村医院吸引不了人才的问题,蓝敬豪觉得人往高处走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只要有年轻人肯来,他都悉心栽培。目前卫生院有两个新来不久的本科生,有重病号来,蓝敬豪都要求两个本科生先接诊,自己在旁做后盾,甚至晚上也陪同他们一起值班。蓝敬豪说只有让他们多锻炼,多些实践的机会才能快些成长,等他们能独自担起重任了,自己就可以放手了。对于当前热门的医患关系问题,他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视角。很多医生在说起导致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时,倾向于将问题的根源归咎于患者的无理取闹、对医生的不理解等等。蓝敬豪却站在患者的立场来思考这个问题,他说,在现行的医疗体制内,如果发生医疗意外,经过鉴定后,医院一般是负10%-20%的责任,医生也大概是负10%-20%的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患者就有可能有60%-80%的损失无法从正常的渠道获得补偿或赔偿,因此患者有情绪也自然是难免的。他建议政府有关部门通过完善保险制度来解决这个问题。且不说他的建议是否可行,但“以人为本”始终应该是我们解诀问题的导向。

  不怕忙碌 耐住清贫

  蓝敬豪有一儿一女,在他的影响下,孩子们对医生这个职业有着特殊的感情。当孩子们问学医如何时,蓝敬豪很坚定的说,“如果你想过清闲的日子,那么别学医;如你耐不住清贫,那么也别学医;如果你既想过清闲的日子,又耐不住清贫,那么你完全不适合学医。”确实,医生这个职业是与“清闲”二字无缘的。庐丰畲族乡属于一类乡镇,随着卫生院条件的不断改善,来就诊的患者也日渐增多,如今卫生院年门诊量可达四万余人次,住院量约2000人次,而医生却只有12人,他们的工作强度由此可见一斑。

  2012年6月开始,蓝敬豪担任院长,主持卫生院的全面工作,同时也担任普外科主治医师,坐班开诊。一周七天基本上都在医院,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随叫随到。他个人的年门诊量达5000余人次,接管住院病人300余人次。相对于“忙碌”,蓝敬豪更喜欢用“充实”二字来描述他的日常工作。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也是价值所在。当你成功地挽救一个生命时,所有的忙碌都是值得的,也就是这种成就感让他的人生变得充实。

  对于金钱,蓝敬豪有着一份难得的淡定。他说,“我这个人比较笨,对钱不敏感,别人都在炒股、炒房赚钱,我干不来这些事。我只知道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钱多钱少无所谓。”他对自己这样要求,对医院的职工也是如此要求。他认为,作为一个医生,总谈钱是不合适的,不正当的收入坚决不能拿。一旦伸手拿了,内心的天平就倾斜了,为病人看病就会因人而异,如此也就对不住自己穿着的那身白大褂了。

  蓝敬豪除了求学,工作和生活一直都在庐丰。二十几年如一日,他把卫生院当成自己的家,把卫生事业当作毕生的事业在做。他相信,再平凡的岗位,只要倾力付出,也同样可以干出不平凡的成绩。